妖精桑LuzzuL

手写 笔墨手帐 渣写手喜爱手写owo KT,AK丸上/静临青黄,声优/唱见luz本命そらまふ/刀剑安清小狐三日太雪石青/全职 よろしく~

大概就是关于白泽理亏所以对鬼灯大人服软的……故事……极短练手用

最近乱七八糟看的文。

给太宰先生一颗小心心

在晦暗时刻的全部陪伴

影日笨蛋日常 装作不知道是没有用的

就突然想随便写一写的糖。蜜汁睡了个午觉想写影山君本来想主动亲日向结果被反亲的甜饼。反正都是甜饼。「▼︶▼」

“小影山你来了呀!”日向的妈妈端着盛着煎鸡蛋的盘子,笑眯眯地站在门口,亲热地对影山打了个招呼。

“打扰啦。”影山有些不自在地在玄关脱掉鞋子,认认真真地摆好,抬眼看到日向的妈妈还没有急着走开,煎鸡蛋的香气混杂着菜籽油奇妙的温热感从空中飘来。他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盯着煎鸡蛋盘子的行为有些失礼,急急忙忙低下了头,视线死死地钉在地面上一颗小小的水渍上,唯唯诺诺地别扭着开口:“那、那个,日向呢?”

“啊啦,小影山饿了吗?哈哈哈,日向的话还在楼上睡着呢哦~昨晚不知道干什么了好像睡得很晚的样子。啊,你把这个拿上去吧,本来就是要给日向的早饭现在要变成午饭啦。”日向的妈妈轻松地笑起来,将手里的盘子塞进影山的手里。

影山将肩上快要滑下来的书包肩带勉强地向上顿了顿,颤颤巍巍挂着就伸手接了盘子。里面除了勾引人流口水的鸡蛋以外还有满满一盘子的炒饭。金色的圆滚滚的鸡蛋搭在青豆和玉米还有胡萝卜丁中间,灿烂的让人有些移不开目光。就算影山不是很喜欢胡萝卜的味道,他还是忍不住看着手中的美味闻了闻,恨不得把脸埋进去得了。正想着干脆偷吃一点得了,日向的妹妹突然从楼梯上哒哒哒欢乐地蹦下来,摇摇晃晃圆圆滚滚的身影闯进影山的视线里,伴随着清脆响亮的问候。

“影山哥哥!!!”小姑娘和金黄的鸡蛋一样灿烂的头发颜色占据了影山的视野,他不得不将头从盘子跟前移开,小心地举高了盘子,让小姑娘开心地抱住他的腿像模像样地拍打了两下,叉着腰对他说:“影山哥哥你快去叫哥哥起床!哥哥大懒虫!我们都叫不醒!”

影山突然莫名其妙有些脸红,他掩饰地用盘子遮挡了一下,应了一声,慢吞吞地向上走了两步,终于忍不住直接一次跨了三级台阶,迅速停在日向的门口。刚准备抬手,想了想还是单手端稳了盘子,尽量不发出声音,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用脚向后勾着把门踢上,最后还是用手缓冲了一下。门锁发出“咔嗒”的一声轻响,影山像是做贼一样打了个哆嗦,把手里的盘子往桌子上一堆,又向里面推了推,书包随便扔在地上,抬脚走到日向的床边。

虽然不知道在太阳已经透过被日向妈妈强行拉开的窗帘尽情地照进来的热度下,眼前的人是怎么睡得这么死的,可是显然没有一丁点要清醒过来的迹象。影山皱了皱眉,跟被子奋斗了许久终于将那消失在被子底下的脑袋强行揪出来,日向的睡脸就这样毫无防备地出现在他眼前。

影山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自己心底突然涌出来的奇奇怪怪酸胀的心情。

日向的脸红扑扑的,显然被他自己快要闷坏了。由于长时间不透气而终于接触了新鲜空气,日向轻轻皱了皱鼻子,伸了个懒腰,将被子抱紧在怀里,蜷缩得更紧了些,张开嘴喘了两口气,保持着嘴微张的样子慢吞吞地均匀呼吸起来。

少年的模样就是那么小小的一只,蜷缩起来和被子裹在一起,影山似乎毫不费劲就能抱个满怀。影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在思考,他向前凑近了些,腿根抵在了床沿边上,有些难耐地蹭了蹭。他的影子笼罩在日向的身上和脸上,这让日向脸上红通通的颜色和水亮的唇色看上去都深了些。少年呼吸跟他平日里元气的样子一点都不像,细微的气息、脸上白净的似乎可以看到那细细软软的绒毛,头发睡得乱七八糟但是看上去很柔软很好摸的样子。

影山伸出指尖,想要摸一摸少年落在脸旁边的一根细细的发丝,最终还是没有落下去,毕竟离那洗白而鲜明的下颌骨太近了,都能感受到少年的呼吸从自己的皮肤上缓慢地热乎乎地滚过去。少年的嘴唇和唇角看上去都很柔软。浅浅的水润的粉色。

日向翻了个身,T恤已经越滚越高了,暴露出了覆盖着线条柔和均匀的肌肉的肚子。影山晕乎乎地想不知道摸上去会不会是很柔软的触感,视线忍不住向上窜去,有点可惜只能看到被薄薄的肌肉裹起的肋骨,再看不到更上面了。

影山死死地屏住了呼吸。“日向个笨蛋…”他咬紧牙关。
这时候,日向像是终于被热醒了,奋力而迅速地把被子都踹到一边儿去,呢喃着“啊煎鸡蛋的味道”,慢慢地揉着眼睛蹭了蹭自己的脸,把掉下来黏在脖子上的头发蹭掉,迷茫地睁开眼睛。

他似乎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影山君一副被别人欠了八百万的样子站在自己的床前死死地瞪着自己。不过日向的大脑大概暂时不具有思考的能力,他模模糊糊地叫了一声“影山君啊早安”,死死地拽住影山的衣角,强行把人拉到自己面前,迅速牢牢吊在影山的脖子上,狠狠地响亮地凑过去在影山的嘴上吧唧了一口,让他自己的嘴唇都更红艳了些。

然后他就突然松手栽回了自己的枕头里,像是僵硬的尸体一样躺了几秒,猛地睁开眼,大吼了一句。“影山你个蠢蛋!!!你是不是偷吃了我一个煎鸡蛋!!!”他从床上出溜下去,光着脚蹦跶了两下,一边把T恤向下扯了扯一边拽开门向楼底下奔去。
“妈!!!!妈!!!!!你是不是让影山那个大蠢蛋吃了我的煎鸡蛋!!!!!!!你再给我做一个!!!”

元气十足的声音从门的那一端、楼梯的尽头、房间的遥远的地方清晰地传到影山的耳朵里。他呆傻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再用手背试了试自己的额头,视线从还留着少年的气息的全是褶皱的床上移到阳光洒满的走廊里去,似乎那里还有着少年像风一样的残影。

“日向你个傻子!!!!蠢货!!!脑子有坑的!!!你不许装傻!!!!!你给我回来!!!!!”

某只影山君咆哮着向楼底下冲去。开始了一个似乎不是那么一样又没有什么太大差别的日常。

(食用愉快~「▼﹃▼」)(想吃煎鸡蛋了)

撒野
啊……暂时不敢重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