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桑LuzzuL

手写 笔墨手帐 渣写手喜爱手写owo KT,AK丸上/静临青黄,声优/唱见luz本命そらまふ/刀剑安清小狐三日太雪石青/全职 よろしく~

双向单恋04 END 【石青】【刀剑】

“再这样睡下去可不行啊,青江。”

青江朦朦胧胧听到耳边传来低沉而温和的声音,唇角被轻柔地抚摸着,像是在触碰什么容易被破坏掉的东西。突然又传来一阵痛感,下颌被用力地捏住,他忍不住低低呻吟了一声,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果然是在火光摇曳的影子里显得格外温柔的石切丸的脸。

石切丸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收回了手,甚至平和地笑了笑。“你醒了。”

“嗯。”他偏过头去,艰难地出声,喉咙深处泛起太久没有说话声带摩擦着的钝痛,却也混杂着一种难言的酸楚,“我...没事了,你早些回去休息吧。”

“我今天发现纸门上有个破洞。”石切丸没有动,甚至低下头去不载看他,“风钻进来有点冷,我就重新补上了。”

他重新闭上眼,摇了摇头。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不知道...”青江心底苍冷得像是被撕裂了一块。

“这样。”石切丸的声音平稳的没有变化,青江却能听出隐怒的意味来“原来你只是不想让我知道你已经醒过来了。”

青江紧紧地抿住唇。

“我可是好好地相信你一直没有醒来的。”石切丸甚至轻轻笑了起来,”能告诉我原因吗?毕竟是因为我才受的伤,你这样我大概会寝食难安。“

“没、什么好说的...”他硬生生地挑了挑唇角,“你不用介意,受伤本来就是我们都习惯的事情,我...也不是因为你才受的伤...“

“我明明刚给你求了平安,你却在我眼前受伤了。”石切丸继续抚摸着他的唇角,“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你在我怀里闭着眼,感觉不到呼吸,听不见我说话。而最开始带着你一起执行任务的人是我,能力不足让你重伤的还是我,你却让我不要介意。是想让我永远怀着愧疚看着你吗?青江。“

“如果是因为愧疚才这样看着我的话,我不需要。”青江猛地睁开眼睛,强烈地不甘心的苦涩又一次哽在喉头,“如果是、因为愧疚,那么还不如不要看着我。我不需要这样的待遇,我也不需要别人都能得到的东西。”

“哦?”石切丸捧着他的脸颊,凑近了些,满意地感受到他慌乱的呼吸喷在自己颈间,“我不会同意的。如果可以,我恨不得自己每一分每一秒时时刻刻都可以看着你,隔绝掉你的世界,让别人没有办法看到你,听到你的声音,看到你的笑脸,让你完完全全只能被我一个人注视着。可是这种事情大概你会反感,所以我还是要保留最后一点可以接触到你的机会的。”

“你!...”青江惊愕地睁大了眼睛,在越来越近的对方的瞳孔中看到自己紧张的样子,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紧接着是那人稍微用力用牙齿啮咬着他的下唇的疼痛,唇上的伤口挣裂开,而那人捏紧了他的下颌,细细地吮吸掉他的血液,用舌尖安抚着把刺激神经的疼痛化为绵软无力的刺痒。

“好甜。”石切丸舔了舔嘴唇上残存的他的血液,泛着鲜艳的颜色,“我明明那么需要你。”石切丸像是欣赏着他狼狈的手足无措的表情,半晌,指尖顺着脸颊来到他的眼尾,抹掉还没来得及汹涌而出的水痕,凑到嘴边舔了舔,“你看得到其他人的样子,怎么就看不到我呢。好苦。”

青江看着眼前的人,这个嵌在了心尖闭上眼都可以轻易描绘出来的温柔的脸,现在沾染上悲伤的、变得卑微的样子。

“我需要你。”他伸出手,第一次主动触碰了那人的掌心,把自己的掌纹和那人的细细密密地重合在一起,展颜一笑,眼角的液体终于还是夺眶而出,温暖地浸湿了他的脸颊,“我要你。”

END

亲爱的CP我完成任务了快点给我点奖励orz感觉已经凌乱掉了不知道自己在写啥,心里给自己拉了好几道口子,HE还是憋屈orz

评论(3)

热度(21)